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HMP医乐网 首页 新闻动态 行业资讯 查看内容

世界首个已故捐献者子宫移植孕育的婴儿诞生

2018-12-10 14:37| 发布者: 管理员| 查看: 1066| 评论: 0 |来自: 医谷

放大 缩小
简介:近日,据《The Lancet》1报道称,世界首个已故捐献者子宫移植孕育的婴儿已诞生,并健康成长。在此之前,美国、捷克和土耳其也曾尝试过10例来自已故捐赠者的子宫移植手术,但成功分娩,这是全球第一次。不孕症大约影 ...

近日,据《The Lancet》1报道称,世界首个已故捐献者子宫移植孕育的婴儿已诞生,并健康成长。在此之前,美国、捷克和土耳其也曾尝试过10例来自已故捐赠者的子宫移植手术,但成功分娩,这是全球第一次。


不孕症大约影响了10-15%的育龄夫妇,每500名妇女中就有1名因先天性畸形、意外畸形、子宫切除术或感染而出现子宫异常,在子宫移植出现之前,她们唯一的选择就是收养或代孕。

2013年9月,瑞典进行了首例*子宫移植术后的分娩,截至目前,共有39例来自*供者子宫移植的妊娠尝试,其中11例成功分娩。

“首次*子宫移植是医学史上的一个里程碑,为许多不孕妇女提供了分娩的可能性,但是*捐赠主要依赖于愿意且符合条件的家庭成员或亲密朋友,来源很少,”论文通讯作者、巴西圣保罗大学医学院 Dani Ejzenberg 博士表示,“然而自愿并承诺在自己死后捐献器官的人数却远远超过*捐赠者的人数,这为子宫移植提供了潜在的选择。”

这项移植手术于2016年在巴西进行,接受子宫移植的是一名32岁的患(Mayer-Rokitansky-Küster-Hauser) MRKH综合征的女性,先天子宫缺失,而捐赠者是一位因脑卒中逝世的45岁女性,生前育有三个孩子。

2016年4月,这名女性进行了体外受精并冷冻保存了8个优质囊胚,2016年9月,她在巴西接受了子宫移植手术,手术时间为10.5小时,包括连接供者子宫和受者的静脉、动脉、韧带以及阴道管。

术后住院期间,她一共接受了五种免疫抑制药物(防止免疫系统攻击移植子宫)、抗菌药物、抗凝血治疗和阿司匹林治疗,其中免疫抑制治疗在院外期间也持续进行直至分娩。术后37天,她第一次来月经,这意味着子宫移植手术获得成功。术后7个月,医生将准备四个月左右的体外受精胚胎移植进了她的子宫。论文作者指出,他们比此前进行的受精卵植入移植子宫(通常是在一年之后)时间要早,最初的计划是术后6个月,不过由于彼时子宫内膜不够厚,所以推迟了1个月。

植入10天后证实怀孕,10周时进行无创产前检查,显示胎儿正常,12周和20周的超声扫描未发现胎儿异常。植入5个月后,子宫未出现排斥反应,超声扫描未见异常,月经正常。怀孕期间,除了32周时肾脏出现感染,没有其他问题。另外,在术前、期间及术后,研究人员在整个过程中对她和她的伴侣每月进行专业人士的心理辅导。


超声波图显示婴儿在移植的子宫内正常发育(图片来源:CNN)

2017年12月15日,这位母亲通过剖腹成功诞下一名约5斤重的健康女婴,阿普伽新生儿评分表现优异,为9-10分。移植子宫在剖宫产后即取出,3天后这对母女出院,早期随访平安无事,免疫抑制治疗也在子宫切除术结束时暂停。截止研究论文发表,女孩体重已达7.2公斤,各方面都显示她身体健康、发育正常。

论文作者指出,来自已故捐赠者的器官移植消除了*捐赠者的外科手术风险,而且许多国家已经有了完善的制度来规范和分配已故捐赠者的器官捐赠,因而可能比*捐赠更具优势。此外,通过更快地植入受精卵,减少了服用免疫抑制药物的时间,也有助于减少副作用和手术成本。

作者还指出,由于移植是一项大手术,子宫移植的受者需要术前评估健康状况,以避免在移植过程中或之后出现并发症。另外,该项手术中使用了高剂量的免疫抑制药物以及出现了中等程度的失血,这些在未来应该可以减少。

这项全球首例已故捐献子宫移植,在一定程度上打破了子宫潜在捐献群体的苛刻限制。Ejzenberg 表示,“使用已故捐赠者的子宫移植可以极大地扩展相关治疗可及性,为患有子宫不育的妇女提供新的选择,帮助她们生育。”

另外,伦敦国王学院产科学教授 Andrew Shennan 认为,这一研究的特殊性在于,移植子宫在无氧低温环境下长时间储存后,仍可成功移植。在本次研究中,子宫缺血时间为7小时50分钟,而之前公布的*捐献者子宫缺血最长时间为3小时25分钟,此前有动物实验表明,子宫缺血保存最长可达24小时,但于人类而言可成功移植的死亡供体子宫最大缺血时间尚不清楚。

不过,来自*和已故者捐赠的最终结果和效果还有待比较。意大利A*nio Pellicer博士在一篇相关评论中指出,这是一项突破,但仍处于早期阶段,许多问题仍未解决。不过这一做法仍然具有重大价值和意义,因为愿意并承诺在自己死亡时捐献器官的人数远远大于潜在*捐献者的数量。“总之,在这一领域进行的研究(无论是来自*还是已故捐赠者)应该最大限度地提高活产率,将参与手术的人(捐赠者、接受者和未出生的婴儿)的风险降到最低,并增加器官的可用性。”Pellicer表示,随着该领域的扩大,研究人员能够进行不同类型的研究设计,例如比较研究(理想情况下是随机的)或长期的前瞻性研究,手术和免疫抑制技术也将在未来得到优化。

参考文献

The Lancet: First baby born via uterus transplant from a deceased donor

One Year Later, Baby Born Via a Uterus Transplant From a Deceased Donor Is Doing Fine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推荐阅读

版权所有:北京英芙麦迪科技有限公司       

地址:北京市顺义区竺园二街2号院8号楼301(天竺综合保税区)

电话:(010)-80489293-6011        邮件:hmp@bjhanmi.com.cn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 京ICP备07502511号-4

(京)-非经营性-2019-0001        京公网安备110113000333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