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HMP医乐网 首页 新闻动态 政策聚焦 查看内容

农村如何度过疫情寒冬?专家:不能仅依靠基层医务人员!

2023-1-10 17:00| 发布者: 管理员| 查看: 1329| 评论: 0

放大 缩小
简介:导语医疗资源匮乏、科学治疗意识差,使得乡村防疫比城市面临更多挑战。根据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截至2020年11月1日,我国乡村人口约5.1亿人,与10年前相比减少1.64亿。乡村60岁、65岁及以上老人的比重分别为23.8 ...

导 

医疗资源匮乏、科学治疗意识差,使得乡村防疫比城市面临更多挑战。

根据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截至2020年11月1日,我国乡村人口约5.1亿人,与10年前相比减少1.64亿。乡村60岁、65岁及以上老人的比重分别为23.81%、17.72%,比城镇分别高出7.99、6.61个百分点,据此计算,乡村60岁以上老人约有1.2亿,65岁以上老人约有9037万。


根据民政部数据,我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总量将突破3亿,占比将超过20%,其中空巢独居老人占比达到一般,农村地区占比超过70%


同时,有数据显示,截止到2021年末,全国医疗卫生机构床位944.8万张,中国每千人病床量6.69张。而对于老龄化达到20%的我们来说,千人中有200位老年人,这其中有一半位于农村


随着春运大幕的缓缓拉开以及各个城市逐渐度过感染高峰时期,农村地区的防疫形式受到了大众的关注。


面对老龄化日益加剧、医疗资源匮乏、医疗环境相对较薄弱的农村地区,如何应对即将到来的感染高峰?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


缺医少药的广袤农村

如何度过疫情寒冬?

“要想及时的治疗患者,最重要的就是保证药品充足,及时用药、及时治疗,是老年人群体,尤其是有基础病的农村老人抑制病情发展的关键一环。”一三甲医院呼吸科专家指出。


而与之相对的是农村医疗机构的药品短缺问题,“基层医院拼的是药品库存!”谈及医药储备,一村卫生室医生这样说,她介绍道,农村地区相较于城镇医疗环境较差、医疗资源相对匮乏,要想及时治疗患者,拼的是药品库存。库存多,治病救人的希望就大,库存少,医护人员也会陷入“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窘境


在我们联系的不少基层医护人员都反映了药品短缺的问题,其中一乡镇卫生院的负责人表示,返乡潮的最直接体现就是发热门诊的就诊人数开始增加,而像蒲地蓝消炎片、小柴胡颗粒、对乙酰氨基酚片这些退烧、消炎药现在医院的库存不足,有很多人来到医院想要开布洛芬品,根据现在的库存情况我们也只能要求医生根据发热的进程,将药品开给最需要的患者身上


同时,药品的种类较少也是一个较为突出的矛盾,一基层医生表示,医院提供的药量很有限,针对儿童的布洛芬混悬液数量也非常少。与此同时,新冠抗原试剂库存也不多。


武汉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研究员吕德文在接受相关媒体采访时指出,现在乡村防疫有一个不可预期的地方,就在于农村人口老龄化程度更深、脆弱人群比较多,重症率可能会比较高,所以对医疗资源可能会有冲击。


而也有业内人士指出,面对乡村缺医少药的问题,此前国家卫健委相关专家已经明确,要保证危重症患者可以转上来,保证药能够下去。而因为农村的交通运输因地形地势的多样、道路情况的多变,现在的重中之重是调配药品提前开始向乡、镇、村开始运输,保证在农村地区感染高峰到来之前,药品短缺问题得到缓解。


面对疫情

“无知”的老人们该怎么办?

医药短缺问题只是基层防疫的第一个难关,对疫情的认知不到位、将新冠感染与感冒划等号等问题更是揭露出农村疫情防控的又一个致命问题——认知不清。


一名乡村医生表示,在疫情初期,很多地方尤其是乡村为防止村民感染采取了封村、封路设卡的形式,这种防疫形式带来了好的一面即村民的感染率较低,但同时,也带来了弊端——村民尤其是年龄较大的老人对疫情的认识不清


“在我们村,很多老人出现发烧的症状还以为是感冒,自己煮煮橘皮水或者干脆不做任何措施以为扛一扛就过去了。”一名基层医生说。


她回忆道,来我村卫生室开药的大多数是年轻人,但是我们村的老年人占比很大,这就需要我和村卫生室的另一个大夫一起走访、入户,很多老人在走访的过程中被我们发现已经高烧了2天甚至更久,但是他们不会主动到卫生室就诊,都以为是感冒。村卫生室人手本来就少,不入户就发现不了病患,经常入户我们的体力和时间真的跟不上病毒传播的速度。


根据国家卫健委数据,截至2021年底,全国共有基层医疗卫生机构近98万个,其中乡镇卫生院3.5万个,村卫生室59.9万个。基层卫生机构能否充分发挥作用,将决定农村地区是否能最大可能降低重症率、病亡率,实现“新十条”发布后,第一波疫情冲击下的平稳过渡


而作为人民生命健康安全的第一道防线,基层医务人员有很多时候“心有余而力不足”。


农村老人普遍闭门不出,此前既未被感染,对新冠病毒的认知也不清晰,近期才开始戴上口罩。因为信息滞后,他们很难比城市居民更快储备发烧药品。作为沉默的大多数,他们的求救信息也多是由远在外地或是提前返乡的子孙辈代为发出。


“仅靠医务人员的努力是不行的,很多农村的老年人都不知道新冠是什么,这是最可怕的。村委会、乡镇对口医院这时也要发挥出协调、帮扶的作用,通过广播、入户等方式进行科普宣传,要先将村民的健康意识提起来,提升村民对新冠病毒的认识。”一业内人士指出。


基层医疗机构

需要更多支持

除了药品紧缺、物资简陋,乡镇卫生院和乡村卫生室也长期面临人手不足、资金欠缺等诸多困难,这种情况下应对疫情,挑战无疑将更加巨大。


不仅仅是村卫生室的人手不足,很多乡镇医院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相关媒体对一家乡镇卫生院进行的报道中写道:


这一乡镇医院,只有30~40名职工,其中医护人员加在一起不足20人。与城市医院不同,基层医疗机构还要同时肩负着公卫的职责,包括居民健康档案管理、健康教育等,这些能占到乡镇卫生院约一半的工作量。

因为开设发热门诊,受访医务人员说,现在需要8名医生轮换值班,其他各科医生,如内科、外科、康复科、中医科医生等,也都有常规门诊要出。这种情况下,当医护人员感染而出现减员时, 人手将会更加捉襟见肘。


根据《2021中国统计年鉴》数据,2020年,中国乡村医生和卫生员共79.6万人,仅占全国总卫生人员的5.9%。与之相对的是,却兜底着中国接近5亿农村人口的医疗服务。就医师日均负担诊疗人次来看,2020年,普通医院为5.86,乡镇卫生院则为8.47。


中国每千人口卫生技术人员中,城市卫生技术人员、执业(助理)医师、注册护士数据分别为11.46、4.25和5.40;而农村相应的数据仅为5.18、2.06和2.10,每千人口对应的卫生工作人员在城市和农村间有着明显差别。


因此,在感染高峰到来的过程中,医疗挤兑问题如影随形,而因为农村地区的感染高峰到来的时间晚于城市,因此,广大农村地区还有一些时间做准备工作。


“在这个过程中,仅靠基层医务人员的努力是不科学的,也是远远不够的。”一公共卫生与传染病防治专家指出,他提出了三点建议:


首先要给基层医务人员进行培训,面对患者他们要做到专业、高效、判断准确同时,要加强牵头医院下沉带教和结对帮扶力度,特别是对乡镇卫生院、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设置有病房的,可以做一些重点带教。


其次,针对医务人员感染、人手不足等问题,要积极的协调统筹,最怕的就是不仅村卫生室人手不足、乡镇医院也因医务感染大量‘减员’,要抽调有经验的医务人员到最需要他们的地方去,筑牢基层防疫线


最后,要进一步进行科普宣教,提升农村地区群众健康意识,各乡镇、村委会成员要进行摸底、了解情况,确保在突发情况发生时及时响应

来 源 / 华医网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推荐阅读

版权所有:北京英芙麦迪科技有限公司       

地址:北京市顺义区竺园二街2号院8号楼301(天竺综合保税区)

电话:(010)-80489293-6011        邮件:hmp@bjhanmi.com.cn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 京ICP备07502511号-4

药品医疗器械网络信息服务备案 (京)网药械信息备字(2022)第00010号

(京)-非经营性-2019-0001        京公网安备110113000333

返回顶部